只是个宅……

我看到道德的绳索,规矩的框架,害怕挣断绳索的失去,恐惧于框架坍塌的失衡。


于是所有的歇斯底里都关在心底。


我不知道底线在哪里,所以缩短活动范围。


乖顺,无害才更容易被接受。

长歌戚戚,无我南衣

没看几集,自己手贱。

        时光是首长歌,不知何起亦不知何终,那歌应闻四季交替,生衰败竭,可闻流水潺潺江海奔腾,可感壁立千仞之刚,深谷密林之幽......长歌被风吹入人间便盛满了苦乐悲喜爱恨嗔痴......大成灭,天盛起,国祚更迭,在战争和权利的碾压之下那些爱恨尤为炽烈灼人,仿佛要将这两个朝代都烧毁在这岁月的长流之中,而那些被仔细呵护的爱在怨恨的罪业里挣扎着想要开花结果,却大多夭折,又或结果苦涩......
        这果,于凤知微,于宁奕...

自觉喜欢
又感不足
若说放之
心犹不舍
不能成好
不可说

不可期,二

补充一下,有灵魂设定,有轮回设定。

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傻子。
明知不可期而待之是痴人。

赵云澜不知道沈巍的那一万年是怎么过来的,沈巍也不曾提,到底怀着期待欲见而不得见是总什么心情,赵云澜想他可算有点感觉了,他在镇魂灯里许久万事不知,再得见世间一时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何处,变化似乎并不大,他第一眼看见的还是龙城,那个钟楼还在那里看着老旧有些时间深沉如海的意味,赵云澜还是第一次以这种视角看龙城颇有些新奇,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切换他看哪儿都成,可近可远,我去,上帝视角啊,没想到我赵云澜也有今天......
距离他祭镇魂灯已过了一百五十三年,赵云澜想,才一百多年......
他循着记忆看到那栋他和沈巍一起...

不可期

先说了,梗虐️,我是个有病毒的。

走剧版,P大笔下的巍巍轻微病娇腹黑(个人理解的),我比较怵这一类的,还是更喜欢朱老师所展现理解的巍巍。我能说P大的镇魂我其实最初只看了一章就放弃了完全不知道后续,直到出了剧版看了朱老师和白宇的镇魂,然后才通宵看了全文吗?

        他们的相遇说是意外,不如说是注定,他们说的分别,不如说是永诀,他们明白但仍不免期待。那日分别于人世相别于陨星繁华密密匝匝的光年中。
沈巍活了一万多年,但到底多少年却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的,他这一生说来长其实也短,说短却也长,长的是苦,短的是乐,安宁不过寸许间。...

心态都差点画崩了……

画成这样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喜欢奉天逍遥……(〒︿〒)

但闻鹤鸣有龙腾

这世间若说不平,那是说不尽的。
万物灵为长,人为其首,尽可生杀夺于。
人分三六九等,一人至尊,可策天下为奴。
唯一公平的是命,谁都只有一条,没有重来的机会,时至而消,躲也躲不掉。
世人道,阎王要你三更死,无人可留至五更。可世人不知那阎王殿里的生死薄从不定人生死何时……
“你不死,不是阎王不收,而是有人要留……”
萧平章万分不舍,不舍父王,不舍平旌,不舍小雪……闭眼的一刻心念百转千回却一瞬而空,仿佛一脚踏空,空余心悸……而后便是香,沁人心脾的香,这香几乎让人抑制不住本能,从口蔓延到四肢百骸连指尖都感受到了,身体兴奋得颤栗,而后他听见一声鸣叫,那声音像极了琅琊山上才能听见的鹤鸣,却更为悠长……
他没想过还能醒来...

或非奇谈

一.变迁

“有事起奏,无事退朝!”

“退朝!”

近几年大宋可谓是风调雨顺,自庞籍被升丞相后商贸亦是节节攀升,隐有超越盛唐之势。其为人亦是高风亮节,智谋在心,凡他经手之事无不令人称道。谁提起他都只能道声佩服。其人能舍,舍得天下之富。其人能忍,忍得杀父之仇。其人奇智,使襄阳王功败垂成。襄阳王那是谁,皇帝的亲叔,太平年代里的枭雄,一个不择手段有野心的枭雄,可惜乱世枭雄才为王,盛世不收心就只能成为阶下囚。要襄阳王落马为囚,不光要财富,智谋还要代价......这代价与天下相比太小,有时候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也会问自己值不值得,只是还没得出答案便有人先答了,所以就只能值得了,不然,如今的一切都...

或非奇谈

        这世间奇谈何其多,上可谈天官玉帝仙女入凡尘,下有地府阎王黑白无常锁冤魂,就是山野间时不时也能传个山鬼精怪出来……而那寥寥数年的时光或许奇谈一词不足尽展精彩,概括却是足矣……
       那是年少的一番奇遇又是命中注定,我们不遇见那么一个人,就不会成为现在这个人……他搁下笔时想,他必定千古流传……

一个梗,一个脑洞……